<var id="btp7v"></var>
<cite id="btp7v"></cite>
<var id="btp7v"><strike id="btp7v"></strike></var>
<var id="btp7v"><strike id="btp7v"><thead id="btp7v"></thead></strike></var>
<var id="btp7v"></var>
<cite id="btp7v"><strike id="btp7v"></strike></cite>
<cite id="btp7v"></cite>
<var id="btp7v"><strike id="btp7v"></strike></var>
<ins id="btp7v"></ins>
<var id="btp7v"><video id="btp7v"></video></var>

“柳州染織第一人””鄔章根:不當廳長當廠長 創下“億元大戶”奇跡

今日柳州|時間:2017-04-19 13:29 來源:柳州晚報 評論:1 點擊:5630

是柳州染織行業的“開荒?!?/strong>

廣西生產的第一條毛巾

第一件“華南牌”汗衫

第一條“燈花牌”床單

第一塊“時風牌”花布

...

都和他有關

他...是誰?


【人物簡介】


鄔章根,祖籍上海,生于1926年6月,再過兩個月,他就滿91周歲了。


他作為柳州染織行業的“開荒?!倍蛔u為“柳州染織第一人”,參加過黨的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受到過當時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他還被評為全國紡織工業勞動模范、廣西首屆勞動模范,后來還擔任過廣西紡織工業廳廳長。



陰雨綿綿的下午,在自家窄小的客廳里,這位九旬老人安靜地坐在輪椅上,穿戴得整齊而干凈,典型上海男人的派頭。擺放在他面前的電視機里正播放著抗戰劇,但他似乎沒有把注意力放在上面——他的聽力下降了,需要對著耳朵大聲說話才能聽到。


就是眼前這位老人,從上世紀50年代起到80年代末退休,叱咤柳州染織業30多年。廣西生產的第一條毛巾、第一件“華南牌”汗衫、第一條“燈花牌”床單、第一塊“時風牌”花布……這些都和他有關系。柳州染織業從無到有,乃至于上世紀80年代稱雄廣西,鄔章根功不可沒。



鄔章根和孩子們一起看老照片


接受特殊使命從上海來柳州


新中國成立之初,百廢待興,當時廣西、貴州等?。▍^)作為貧困邊疆地區急需建設,需要各行各業的支援。時任上海市市長的陳毅指示,在上海各紡織廠里挑選了7名根正苗紅的“血統工程師”,派到廣西支援建設。于是,1952年,25歲的鄔章根和妻子顧翠娣作為“種子”,雙雙被派到柳州,奉命開辟柳州的染織行業。


新中國成立前,鄔章根和妻子都是十幾歲就跟著大人到上海清祥染織廠當學徒。兩人聰明肯干,逐漸成長為行家里手。


當時的柳州,沒有一家紡織企業,只有幾家簡易織布的小作坊。鄔章根夫婦來柳后,充當了“開荒?!?。1953年,柳州染織廠正式成立,鄔章根夫婦參與了每條生產線的設計和建設。


像體現那個時代的電影、電視劇、小說等文藝作品所表現的那樣,建廠初期條件非常艱苦,鄔章根夫婦帶著工人們克服了一個又一個的困難。如今,當年一起創業的人很多已經離世,在世的也表達不清當年的故事。然而,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都知道,兩手空空創建一家工廠的背后,憑的是艱苦奮斗、報效祖國的赤誠忠心。


(網絡配圖)


投產當年,柳州染織廠便生產出了廣西第一條印花床單。更值得驕傲的是,1954年,生產出了廣西第一條純棉寬幅素色大格子床單,并送往北京上海等地展出。這為之后柳州紡織印染品牌享譽全國而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54年,鄔章根被評為廣西首屆勞動模范。


他更像一個傳道者


了解柳州紡織印染歷史的人都知道,鄔章根就像一只生蛋的老母雞,或者是開疆拓土的大將。當年,柳州生產的染織品要供應中南五省以及云貴川地區,工業地位非常重要。


隨著紡織印染行業的快速發展,最初的柳州染織廠也漸漸地拆分成針織廠、印染廠,以及后來進一步細分的經編廠、運動衣廠、襪廠、毛巾被單廠等。


1965年,鄔章根奉命接手原火柴廠,在該廠水南路原址上新建柳州印染廠,他任該廠黨總支書記、革命委員會主任。鄔章根的五兒子鄔鵬翼介紹,當時,這個廠有90多人,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殘疾人。鄔章根帶領工人們把收集來的破銅爛鐵熔化后打成8口染缸,用這8口自制的染缸,生產出了色織布。令人難以想象的是,就是這樣一個基礎非常薄弱的小廠,很快就發展成為了一個能夠印染深淺花布和絲光、士林、硫化、凡拉明等色布、年產能力達到五千萬米的中型印染廠。


1978年,鄔章根被評為全國紡織行業勞動模范。


不當廳長再創業


鄔章根還有一段相當傳奇的經歷,當年曾讓很多人津津樂道:1984年,他被任命為廣西區紡織工業廳廳長。兩年后調回柳州市政府任督導員,可他多次主動要求到一線去工作。于是,又奉命建立柳州市紡織印染總廠。這是當時全國唯一集紡紗、織布、印染、制作服裝于一體的創新生產模式。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鄔章根的帶領下,柳州市印染廠創造了工業柳州的奇跡:當年,該廠生產的“時風牌”花布風靡全國,供不應求,據說人們爭相以擁有“時風牌”花布制作的服裝為時尚。當年豎立在半山處的“時風牌”花布的大廣告牌,50后、60后們仍然印象深刻。



1984年,柳州印染廠成立以自己產品商標“時風牌”命名的時裝模特隊,轟動一時。此為模擬的模特表演場景,模特身上遮擋灰塵用的塑料薄膜還沒有取下。(來源:百度)


對于孩子們來說,父親讓他們感受最深的不是父愛,而是鄔章根敢作敢為、勇于探索的超前意識和開拓精神。上世紀80年代初,正是我國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前期,當時50多歲的鄔章根竟然有勇氣有眼光當起了“改革先鋒”,他大膽打破舊體制,接下了自負盈虧的重擔,開始了柳州最先的市場經濟嘗試。


鄔鵬翼說,一下子將自己和一廠子人置于市場,這個動作在當時是需要相當的勇氣和智慧。但是,鄔章根做了這個動作,而且,很快就實現了贏利,創下了“億元大戶”的奇跡,被民間譽為“八大金剛”之首。


兒女們都不理解他


鄔章根經常叫不上自己兒女的名字,誰大誰小,他也搞不清順序,就連在他身邊時間最長的五兒子鄔鵬翼,他也經常叫成“老四”。


當年離開上海來柳支邊時,他們的大兒子才兩歲,交給在上海的爺爺奶奶代管。據鄔鵬翼介紹,父母都是工作狂,7個孩子陸續出生,都是小的時候送回上海給老人代管,稍大一點了就接回身邊,說是身邊,其實是完全“放養式”——“父母以廠為家,我們也以廠為家。吃飯和工人們一樣在食堂,睡覺他們也很少回來,父親經常睡在辦公室。從來不過問我們的學習、工作,更別說結婚、生子這樣的事了,他甚至經常把我們幾個人的名字叫錯?!?


鄔鵬翼是孩子當中和父親接觸最多的,他說,紡織行業都是三班倒,凌晨三四點鐘最容易打瞌睡,而一旦出差錯,損失的都是好幾千米布。因此,父親幾乎天天都要在這個時間段到車間巡查。


鄔鵬翼說:自己的兄弟姐妹都不能理解父母,“我們都不能理解,甚至不相信!但是,他那一代人對黨和對事業的赤膽忠心,實在是太珍貴了,是我們的驕傲!”(記者 喻芬 實習生 余志遠)



責任編輯:李昕祺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