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tp7v"></var>
<cite id="btp7v"></cite>
<var id="btp7v"><strike id="btp7v"></strike></var>
<var id="btp7v"><strike id="btp7v"><thead id="btp7v"></thead></strike></var>
<var id="btp7v"></var>
<cite id="btp7v"><strike id="btp7v"></strike></cite>
<cite id="btp7v"></cite>
<var id="btp7v"><strike id="btp7v"></strike></var>
<ins id="btp7v"></ins>
<var id="btp7v"><video id="btp7v"></video></var>

1號慢讀|女孩跳樓事件的“無恥看客”,人心的冷漠與吃“人血饅頭”無異

今日柳州|時間:2018-06-26 15:10 來源:1號綜合 評論:0 點擊:2010

6月20日下午,甘肅慶陽市一女孩李某奕從當地一高層跳樓自殺,長達幾個小時的救援并未成功,女孩不幸身亡。據稱,女孩跳樓與兩年前就讀高三時被班主任老師猥褻后患抑郁癥有關。事發當天有多名群眾圍觀起哄,警方對其中2人進行行政拘留,對6名惡意謾罵的網友進行調查。此次事件的直接誘因還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現場:“放開,我活著很痛苦”


案發當天,甘肅慶陽市公安局西峰分局接警后遂組織30余名警力趕赴現場進行處置,并通知消防部門派員到場救援。當時屢次打開救生氣墊,但女孩抵抗情緒嚴重,為穩定其情緒,救援人員沒采用這個方法,另外登高平臺車一有升起動作,女孩就揚言下跳,先后重復三次。


消防員許積偉稱,在勸說引導過程中,女孩李某奕稱此前見過面?!八f我見過你,你看我這次選的地方怎么樣?”許積偉想起,去年5月24日傍晚,李某奕在慶陽六中教學樓5樓欲跳樓自殺,被他救下。


微信圖片_20180626095734.jpg

視頻截圖


此后,許積偉借送水的機會翻出窗戶和她溝通,但她拒絕了救援繩,勸說三個多小時無果。其間拒絕任何人靠近。下午7時許,她身體往外挪動,身體大部分懸空,對許積偉說:“哥,我突然間清醒了,謝謝你,我要去天堂了,天堂一定很美?!?/p>


當時他離李某奕只有一尺距離,便立即撲過去試圖抱住,但李某奕激烈掙扎拒絕,身子向下滑落,許積偉雙手抓住她一只手臂,右腿夾住她腋下,另外的救援人員也來幫忙,但因事發地狹窄無法借力,女孩一直叫“放開,我活著很痛苦?!彪S后墜樓。此刻登高救援車僅升至一半。


d45b517eb038130_w176_h228.jpg


沒救援成功的許積偉大聲哭喊,另一名一起救援的中隊班長,年僅21歲,在看到女孩墜落后,內心極為痛苦,一直用手砸著墻壁。這位中隊至今尚未走出心理陰影,還在接受心理疏導。


追溯:曾遭猥褻  四次自殺未遂


李某奕的家屬向澎湃新聞提供李某奕手寫的一份《控訴狀》顯示,李某奕稱,2016年7月,學校暑假補課,班主任吳某厚在辦公室摸過她的臉;2016年9月5日,她胃痛在宿舍休息,當時宿舍停電,吳某厚前來探望時對其動手動腳,親她的臉,咬她耳朵,想脫她的衣服,幸好后面另一位教師趕到。


上述家屬提供的一份《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警方調查認定,2016年9月5日21時許,吳某厚在進入宿舍詢問李某奕的病情時,用嘴對其額頭、臉部、嘴部等部位親吻,整個過程約三分鐘。吳某厚構成猥褻,依法對其行政拘留十日。


家屬提供的相關文書顯示,2016年9月6日,李某奕被慶陽市中醫院診斷為抑郁癥。2017年6月1日,李某奕被北京安定醫院診斷為創傷后應激障礙。


案發后李某奕于2016年10月7日、12月6日先后兩次因抑郁癥服用過量阿普唑侖等鎮定類藥物自殺未遂,2017年5月24日20時許,李某奕上到慶陽六中教學樓5樓欲跳樓自殺,被公安民警、消防官兵及時解救。今年1月15日,她又服用曲唑酮片等大量抗抑郁藥物第四次自殺未遂。


最新:圍觀起哄者被行拘


令人感到心痛的是,19歲的女孩李某奕在自殺當天,有多名圍觀者在樓下起哄。


多個現場視頻顯示,一女子坐在高樓中部的外沿部分,樓下有多名群眾圍觀,其中有人鼓掌起哄,高喊“怎么還不跳”。另有視頻顯示,女子身子懸在半空中,一消防隊員趴在樓層外沿部分抓住女孩的手,隨后女孩墜樓,傳來消防員的嘶吼和痛哭聲,而樓下一片叫好聲。



事后,在多個視頻發布平臺,有人將女孩跳樓視頻對外發布,并附有“要跳就趕緊跳”等言論。圍觀者不但在現場起哄,還發朋友圈,“終于有人真跳樓了,要跳就跳,果斷一些,別給警察找麻煩?!币恍┤诉€錄制了小視頻在網上傳播,甚至有的索性開啟直播,瘋狂吸粉。


微信圖片_20180626100837.jpg


圍觀、起哄、慫恿,嚴重刺激了死者,這種言論早已經超出了言論表達的邊界。即使慫恿者不構成刑事犯罪,也可能因為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而要承擔行政責任,以及,死者親屬可以要求其對死亡承擔民事責任。


微信圖片_20180626095316.jpg


25日晚,慶陽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召開媒體通氣會稱,事發當場在現場起哄拍攝視頻妨礙救援的人員,目前已有2名被行政拘留,另6名起哄者待調查。圍觀起哄的人員,他們是否加速了女孩的自殺,或者是否影響到消防隊員的救援,都需要進一步調查。他們需要承擔什么樣的法律責任,調查清楚后將依法處理。


思考一:猥褻班主任應否再被追責 


此前,李某奕家屬在網絡上公布了其生前寫給慶陽市人民法院的控訴狀。在這份長達六頁的自書控訴狀里,李某奕詳述了她先后兩次被班主任吳某厚猥褻的經過。而僅憑其一面之詞,司法機關不能就此判決吳某厚該獲何罪。當地檢察機關認定吳某厚“情節顯著輕微,不構成犯罪”,這一理由被輿論質疑。


本案是否屬于“情節顯著輕微”的核心關鍵在于李某奕患抑郁癥及后來的自殺行為與吳某厚的猥褻行為之間是否有因果關系。當地檢方的不起訴決定書沒有羅列在案的證據,僅載明“經公安機關詢問相關醫務人員,均對此無法界定”。顯然,這樣的“無法界定”與所做出的決定之間并不具有強關聯性。


更重要的是,李某奕被診斷為抑郁癥之后不久,又被醫院診斷為創傷后應激障礙。顧名思義,創傷后應激障礙必須以創傷為誘發機制。因此,本案中的因果關系認定似乎還有進一步偵查和論證的空間。


認定吳某厚是否構成犯罪當然取決于證據,但證據是否充分有時候又取決于偵查機關是否窮盡了調查手段。李某奕自殺身亡的悲劇,固然不應該成為對吳某厚濫施刑罰的理由,但同時司法機關在相關責任厘清上也需更謹慎和周全,以避免可能的放縱犯罪。


思考二:冷漠看客 網絡暴力幾時休


很多人把慶陽這次圍觀起哄事件和魯迅在《吶喊?自序》中所寫的經歷相提并論。大家感嘆,原來100多年過去了,有些國人還是那么麻木。魯迅筆下的“看客”,核心觀念是“冷漠”。他們不知道革命的意義,也不知道生命的價值,有人被殺,他們只想著去吃人血饅頭。


8226537_984478.jpg


但是,慶陽這次圍觀自殺事件,又有所不同。這里的“看客”心理,最重要的已經不是冷漠或者麻木,而是開心和狂歡。他們知道自殺意味著什么,但是他人的死亡,并沒有喚醒這些圍觀者的憐憫之心。這樣的自殺場景中,這些“看客”已經從麻木不仁的底層,變成了得意洋洋的“消費者”。所以,我們看到,他們會要求“自殺”更快一些,更干凈利索一些,就像他們在商場內進行消費一樣。



54f5f8e740bf4fb098ce82bb52d55f79_th.jpg


事實上,在互聯網上類似的事情已經比較普遍。收到高利貸侵擾的北京女孩菲妥妥自殺被救,受到很多人質疑;三個90后在QQ群相約自殺,一個遇難女孩的父母進入孩子賬號后,發現有網友過來質問,“自殺為什么沒成功?”;有人摔死一只狗,網友對其進行人肉、騷擾、威脅,當事人嚇得割腕“賠命”……那些狂歡的網友,又何嘗有一絲憐憫劃過心頭呢。


如果說互聯網并沒有催生出新的人性來,那么它至少也把一些人性中的惡集中了起來,而面對這種惡意的大集合,面對每個人都只管發泄而不顧后果的輿論環境,內心脆弱者又怎么能扛得過去?雖然,我們還沒有證據證明慶陽那些圍觀者同時也是網絡暴力的施行者,但是就已經曝光的朋友圈內容看,他們至少也是類似的人。對于這起事件反映出的整個社會心態的癥候,我們必須引起重視。


來源:澎湃新聞  新京報


見習編輯:麥菊芬

相關閱讀: 社會 民生 熱點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