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tp7v"></var>
<cite id="btp7v"></cite>
<var id="btp7v"><strike id="btp7v"></strike></var>
<var id="btp7v"><strike id="btp7v"><thead id="btp7v"></thead></strike></var>
<var id="btp7v"></var>
<cite id="btp7v"><strike id="btp7v"></strike></cite>
<cite id="btp7v"></cite>
<var id="btp7v"><strike id="btp7v"></strike></var>
<ins id="btp7v"></ins>
<var id="btp7v"><video id="btp7v"></video></var>

【“石頭記”系列報道之古田農民起義4】決戰石城 銀豹獻首

人文柳州|時間:2017-05-10 10:43 來源:柳州晚報 評論:0 點擊:2875


石城往事
    

前文我們提到,當時古田地區的一首民謠揭示了官逼民反的原因:

官府捉丁守石城,

孤寡老幼難逃生。

差役多來捐稅重,

不殺官家活不成。

石城是什么地方?老百姓為何如此害怕被捉丁去守“石城”呢?
   

 2016年10月15日下午,我們到達古田農民起義的腹地——桂林市永??h。此行的目的有二:一是尋找“石城”;二是尋找有關古田起義的摩崖石刻和碑刻。
    

何處是“石城”?當地居民把手指向城北——百壽鎮永寧州古城。一路尋去,發現這座小城正因“石城”而受益,四處在修整仿古,發展古城旅游。
    

我們穿過一條仿古街巷,抵達河邊,一座周長1200多米、高6米多的古城進入視野。
    

永寧州古城位于廣西桂林市永??h百壽鎮北端,與著名的百壽巖隔河相望。我們從永鎮門進入,發現古城格局保存相對完整,城里仍住有居民。一處臨門的墻壁上有墨書“百戶堡”字樣,讓人頗有時光穿越之感。
    

據史料記載,永寧州古城始建于明成化十三年(1477年),至今已有540年歷史。古城原為古田縣治,明隆慶五年(1571年)升為直隸州,稱“永寧”。
    

古城地處桂林至融安的險要地段,僅有一條古道從這里的大峽谷中通過。古城就建在古道的必經之處,兩面有天然河流為護城河,四周數十公里都是高山大嶺。站在殘破的城墻上北望,6公里外便是綿亙十余公里的險要關隘——三臺嶺(舊稱三厄嶺),征剿古田起義的官軍曾在此處大敗而歸。永寧州古城就處在三臺嶺險隘下的古道上,像一個關隘,在軍事上曾起過極重要的作用,是兵家必爭之地。
    

每次改朝換代,古城必遇兵災戰火。而在明朝,古田地區農民暴動起義不斷,石城首當其沖,這大概便是百姓害怕被抓丁去守石城的原因了。
   

 有趣的是,筑石城本是為了保護古田縣治,然而據《永??h志》記載,明弘治五年(1492年)后,石城卻被古田農民起義軍占領長達80余年,成為義軍的堅實堡壘和指揮中樞。
    

而這次,明朝大軍再次前來征剿,首先要面對的又是石城之北的三厄之險。此次,由殷正茂任總指揮的圍剿大軍能順利攻克這處死亡之嶺嗎?





殷正茂與張翀
    

殷正茂,今安徽歙縣人,與張居正同榜進士,以善謀略著稱。此次征剿古田起義軍,可以說是殷正茂與柳州人張翀政治上的一次攜手。
    

時任右僉都御史的張翀自上呈《題為乞處廣西地方并甄別兩廣人才疏》引起朝廷重視,決定再派重兵圍剿古田農民起義軍之后,一直在關注其動向。他認為要治古田一定要派特別有才望的重臣才有勝算,殷正茂正是他的心目之選。
   

 殷正茂曾在廣西任按察司副使、兵備副使等職,工作單位就在當時的廣西省府桂林,對就在離省城不遠的古田地區的民亂情況很熟悉。殷正茂雖是文官卻很有軍事才能,多有建樹,他因此很快從江西職上升任右僉都御史,巡撫廣西,總理圍剿古田農民起義事宜。
    

兩人不僅是同僚還是朋友。張翀因上書彈劾權臣嚴嵩獲罪被流放貴州時經過桂林,殷正茂還親自接待了這位老友。后張翀母親去世,其母墓志銘也為殷正茂所撰。
    

兩人在平定古田農民起義決策上意見高度一致,但戰略思維卻有所不同。張翀慮于經費、兵力之不足,建議采取重點擊破,屯兵固守,逐漸蠶食之策,相對溫和。殷正茂則追求全面圍剿,速戰速決,然后才是屯兵固守,全面控制。
    

面對廣西錯綜復雜的民變形勢,老謀深算的殷正茂一到廣西,就施展軟硬兼施、分化瓦解之策,先拉攏、安撫與韋銀豹遙相呼應的八寨農民起義軍,然后調集重兵,從湖南永順、保靖,廣西上思、寧明等地調遣戰斗力最強的土兵、狼兵數萬人,從浙江、福建調遣裝備有先進武器的鳥銃兵數萬人,聚結成十四萬余大軍,企圖一舉徹底消滅古田起義軍。
    

此外,我們不能忽略,此次圍剿義軍“指揮部”里還有兩名赫赫有名的人物——都御史郭應聘及與戚繼光齊名的軍事家,時任廣西總兵的俞大猷。






這回死定了
    

隆慶四年(1570年),明朝官軍兵分七路,封鎖起義軍進出的隘口和要道,開始大舉圍剿。參將梁高、盧奇率領一萬三千多人, 謀先占古田。韋銀豹沉著應戰,挫敗了首犯之敵。這時,總兵俞大猷、參將王世科所率的狼兵以及官軍一萬多人,已抵達雒容縣城。聽到梁、盧兩軍慘敗的消息后,不敢貿然進犯。
    

隆慶五年(1571年)正月,殷正茂親率十萬大軍,將義軍層層包圍。面對官軍瘋狂反撲的危急形勢,韋銀豹主動收兵,退回古田根據地。
    

鑒于前人的慘敗,殷正茂深刻認識到,要攻克古田,首先要攻克三厄和牛河這兩處要害。只要攻克這兩個點,那么水陸之險便全然排除,再也不會陷入仰攻之苦,可長驅直入起義軍的根據地。
    

在此戰略思維指導下,官軍改變了戰術,每前進一步,都把周圍的樹木砍光,見房屋點火,見石頭過刀,并組織敢死隊輪番襲擊,還利用從河池、南丹調來的壯人土兵,打入義軍內部,終于攻下了馬浪、苦水等重要據點。義軍死傷慘重,首領黃朝猛陣亡。韋銀豹等被官軍圍困,處境十分危險。
    

眼看大功將成,殷正茂也是志得意滿,沒料到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卻讓他險些犯了欺君死罪。
    

面臨官軍重圍,危急之下,韋銀豹砍下一名酷似自己的士兵,讓義軍部將韋良臺將該士兵首級和自己常用的寶劍及所戴的猿皮帽等,送到官軍帳中,偽裝投降。官軍信以為真,宣布大獲全勝,班師回朝。
    

明穆宗見到韋銀豹的假首級,喜形于色,傳令嘉獎。不料廣西報奏飛至,說韋銀豹再度現身。殷正茂氣得目瞪口呆,立即向皇帝請罪。他一面捕殺驗看首級的廖元、王綱等人,一面重新組織兵力,急赴古田征剿,并再度重金懸賞韋銀豹的首級。韋銀豹的兄長韋銀站利欲熏心,向官軍告密。隆慶五年(1571年)六月,韋銀豹在鳳凰山(今永??h東北)古訓村的巖洞中被官軍俘獲,隨即被解送京城,凌遲處死。
    

至此,由韋朝威、韋銀豹父子領導的古田農民起義以失敗告終。
    

大功告成,居功甚偉的廣西總兵俞大猷洋洋自得,在今永福壽仙巖頂留下了一處高250厘米、寬270厘米的摩崖石刻——《古田紀事碑》,記述了此次征剿的過程,并有《題百壽巖詩》一首留存至今。
    

而作為此戰的導火索——柳州人張翀在《平古田大功記》中則不吝筆墨,在稱頌其同僚殷正茂等人的豐功偉績之外,還總結道,此次官軍的大獲全勝,取決于皇帝重視地方治理,任人得當;文武大臣精誠團結,同心勠力;事后分勢立鎮,有效地防止了叛亂再起。
    

最后,讓我們回頭看看古田農民起義之歷史局限。這場農民起義既沒有明確的思想指導、政治綱領和政權組織,在勢力范圍之內,也沒有解決最根本的土地問題,形不成穩固的根據地,而僅僅滿足于殺大吏、搶庫銀等,許多行為,還是脫離不了強盜的行徑,格局太小。因此,其轟轟烈烈的過程雖一定程度上動搖了明朝的統治,但失敗也是必然的結局。


見習編輯:六六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