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tp7v"></var>
<cite id="btp7v"></cite>
<var id="btp7v"><strike id="btp7v"></strike></var>
<var id="btp7v"><strike id="btp7v"><thead id="btp7v"></thead></strike></var>
<var id="btp7v"></var>
<cite id="btp7v"><strike id="btp7v"></strike></cite>
<cite id="btp7v"></cite>
<var id="btp7v"><strike id="btp7v"></strike></var>
<ins id="btp7v"></ins>
<var id="btp7v"><video id="btp7v"></video></var>

【繡出幸福意 織成新天地】 走近融水苗族刺繡織錦看這一“非遺”文化的保護發展

人文柳州|時間:2017-06-14 12:39 來源:本站原創 評論:0 點擊:3280

坡會上,吸引人群的,除了笙歌洪亮,還有那裙裾飛舞;人群中,目光聚焦的,除了頭花銀飾,還有那精美刺繡。


苗山侗鄉,重大節慶上,女孩和婦女身上的背帶、挎包,其民族服裝上袖子、領口、裙邊的精美刺繡,讓一個個盛會更加出彩,讓一個個女子愈發動人。



精美,刺繡織錦呈現視覺盛宴


6月9日,融水苗族自治縣在蘆笙廣場舉行了一場集體刺繡活動——60名繡娘共同繡一幅長達20米的長卷。在刺繡現場,苗、侗、瑤族婦女的衣著打扮也成為一道風景,其服裝上的刺繡更是耀眼。


融水縣“非遺”辦主任何鉆介紹,刺繡是苗族源遠流長的手工藝術,是苗族服飾主要的裝飾手段,是苗族女性文化的代表。按服裝的各個部位大小、寬窄,把刺繡品剪成一條條花邊縫貼在衣領、衣襟、袖口、頭巾、腳套、圍裙、胸圍的邊緣,女性穿戴起來,不但突出民族特色,而且美麗多姿,引人注目。


苗族姑娘喜歡刺繡,也喜歡穿漂亮的刺繡服裝。當趕坡會或約會以及參加重大活動時,她們會穿上親手繡制的服裝以表示重視,吸引后生的青睞。


苗族女性從童年時就開始織錦,到成年時幾乎每人都有一部特制的織錦機。苗綿是苗族人民的傳統工藝品,它用細白經紗為經,多種顏色的絲線為緯織制而成。心靈手巧的苗族婦女,不用原樣和預繪的圖案來模仿,只憑著想像和實踐經驗,將構思的圖案紡織在白經紗上??棾傻拿珏\圖案新穎別致,不僅有傳統的花草蟲魚、飛禽走獸,還有丹鳳朝陽、雙龍戲珠、魚躍龍門等,色彩斑斕,寓意深刻。



即使到了現在,不論是在城市中,還是在深山里,不少苗族同胞仍喜歡使用苗錦作床毯、被面。在苗族聚集區,織錦和刺繡坐墊、背帶、挎包、提包等生活品也十分常見。


據介紹,刺繡苗錦色彩鮮艷、絢麗多姿,是苗族男婚女嫁的貴重禮品。男女青年戀愛成熟之后,便互贈定情信物,其中女方回贈的會是苗錦挎包、提包。姑娘出嫁時,苗錦背帶和苗錦被面,也是必不可少的陪嫁彩禮。要是誰家女兒出嫁缺少這兩件物品,人們就會議論她,她也會遭到家公家婆的另眼看待。


熱愛,讓“非遺”文化走進新生活


雖然走進了新時代,古老的苗族刺繡和織錦依然迸發出頑強的生命力。這是因為苗族同胞對刺繡、織錦的依然鐘情,充滿熱愛。


在融水縣蘆笙廣場邊有一家專營苗族服裝和苗族特色工藝品的商店,不久前,作為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苗族刺繡)傳承人的店主李伊園還在一家四星級賓館旁邊開了新店。


擴大經營規模,是李伊園對苗族刺繡、織錦等熱愛與充滿信心的體現。15年前,帶著一腔熱情,李伊園就在融水開辦了一家刺繡廠,但由于沒有打開銷路,三年后就停產了。之后李伊園在其他行業奮斗了10年。2014年8月,李伊園辭職,再度去圓刺繡夢想,當年9月成立了柳州彩云苗藝商貿有限責任公司。



“公司從源頭搞起,制作+銷售,生產和經營民族服飾和旅游產品?!痹谌谒h良寨鄉出生,現在縣城工作的苗族姑娘李伊園說,他們如今有一個約50人的團隊,其核心成員有8人,此外是來自融水白云、拱洞、良寨、大年、紅水和香粉等鄉鎮的40名婦女?!拔覀兊年爢T都是刺繡愛好者的代表,年紀最小的29歲,平均年齡55歲?!?


李伊園介紹,一身濃墨重彩、熱烈艷麗的苗族服飾并不適用于日常生活中,為了拓寬銷路,她們現在不僅是制作和銷售傳統的苗族服飾,還把刺繡品作為日常服裝和飾品的“畫龍點睛”之筆,如在戒指上鑲嵌刺繡品、在日常服裝上點綴一小塊刺繡品,制作具有刺繡特色的圍巾、抱枕等。


今年三十出頭的大年鄉吉格村火燒屯的姑娘袁世蘭,13歲時就開始跟村里的師傅學刺繡,現在大年鄉周邊鄉鎮一帶小有名氣。她從小就對自然界的花鳥蟲魚十分感興趣,也時刻想著怎么把這些動物植物繡出來,加上刻苦勤奮,就有了現在的成就——周邊刺繡剪紙多出自她手。



苗族刺繡多用紙樣貼在苗錦上然后一針一線按樣刺繡,因此刺繡剪紙就有大量的市場?!拔叶际窃诩依锛艏埡痛汤C的。一整套苗族刺繡的剪紙可賣1000塊錢,背帶蓋刺繡的剪紙可賣300塊錢,胸兜剪紙一片可賣50塊錢?!痹捞m說,她每年設計與賣出去的刺繡剪紙就有約100套,一年光是賣刺繡剪紙就有3萬元的收入。


而苗錦也在保護中呈現新的生機。在政府的重視與支持下,2010年,融水縣青少年學生校外活動中心成立織錦工作室,由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苗族織錦)傳承人唐巧英專職授課,幾年來免費辦班24期,培訓學生400多人次。唐巧英說,由于職業的客觀性個人沒有更多的作品流入市場,也沒有展示作品的機會,但自己沒有后悔,更多的是欣慰,因為學生們在織錦工作室中體會到傳統民族文化的精髓,苗族織錦技藝得到了傳承。


現狀,風景大好仍有險阻


刺繡是一種觀賞性與實用性并舉的工藝形式,是一種優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古老文化在新時代燦放新花,但也面臨著不少問題。


記者在采訪中,聽到最多的一個問題是人才斷層問題。


袁世蘭說,寨子里原來有20多人刺繡,但現在只有10多人刺繡了,因為其他的繡娘都外出務工了?!凹兪止さ拇汤C很花時間,繡好一整套苗服要一年時間?!蹦呐率切〉拇汤C品也要一周時間以上。袁世蘭也有過外出務工的想法,但“如外出就沒有機會刺繡了”,因為難舍刺繡,所以她一直留在農村。


李伊園也表示,她那約50人的刺繡團隊隊員平均年齡55歲,就說明了人才斷層問題,現在愿意坐下來刺繡、喜歡刺繡的年輕人不多,手藝好的年輕人更少。


“這些其實都不是問題!”李伊園分析,目前刺繡的銷路不大與產品的設計與定位有很大關系。原生態的民族刺繡雖然具有很強的觀賞性,但并不適合出現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而且刺繡服裝貴的要幾千元,便宜的也要幾百元。其色彩與樣式既不符合日常需要,價格也不被一般人群所接受。因此,要實現刺繡產品的市場化、產業化,其實可以化繁為簡,只要把刺繡等元素融入相應商品,滿足日常需求即可。



與刺繡相比,織錦問題就突出許多。


首先是人才斷層問題最為突出?,F在鄉下會織錦的年輕婦女不多,在李伊園的團隊中,織錦的都是老人,最年輕的也已46歲,最年長的已83歲。


其次是收益影響發展。唐巧英介紹,一幅織錦床單售價是150元~200元,純手工制作要10天?,F在的年輕人要么忙于讀書,要么打工掙錢,愿意學習織錦這門“沒得錢”手藝的人少之又少。而看起來效果相似的機器刺繡品,機織是一下子就可完成。


而更為尷尬的是,不僅愿意學習織錦的人少,制作織錦機的人更少?,F在,融水周邊沒有人制作織錦機,如有需要,要到鄉村收購老機子,或從外地購進。



前景,舉力應對推進傳承


6月9日在融水縣蘆笙廣場舉行的這場集體刺繡活動是由融水縣委宣傳部、文體新廣局、婦聯、民宗局、旅發局和縣教育局聯辦。由于各方合力,發動到位,一些繡娘得以第一次出遠門到縣里,隨后還到三江侗族自治縣參加相關活動。


面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傳承存在人才斷層、影響力弱等問題,融水縣已開始以多部門合力的形式推進保護與傳承,也得到認可,“一直想到外面開拓眼界和學習!”袁世蘭等繡娘說,“這樣的活動就非常好,希望每年都搞!”


而保護傳承中的個體也在探索中前進,李伊園介紹,刺繡產品本地人買的不多,“我們把廣場店積壓的商品拿到金蘆笙大酒店邊的店銷售,有客人問了價格后也沒講價,一下就買了10套苗衣?!爆F在,她正在努力幫合適的商品找到合適的顧客,“產品應當定位高一些”。她同時跟上時代步伐開起了網店,還利用周末對外開展刺繡培訓。針對“‘非遺’走進現代生活”,她還將引進團隊,進行產品設計與開發。



不少人士對刺繡、織錦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傳承也提出建議:各方多加關注“非遺”人群,提供更多幫助和資助;給“非遺”提供更多展示的平臺和機會;進一步加強培訓。唐巧英還說:“不僅是織錦技藝要傳承保護,織錦機的制作也應進行保護??楀\工作室教學形式單一,希望可以有投影儀、幻燈片等現代教學設備,讓青少年學生學得更輕松?!保ㄓ浾?董明)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